霍州在线,霍州新闻网,霍州信息网,霍州信息港,霍州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霍州信息网 >

江苏:太仓市孙锦泉致广大网友一封信

时间:2018-01-14 07: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www.bhfec.cn
《市场信息报》是国内外公开发行的经济类综合报纸。国内统一刊号:CN14-0016,邮发代号21-13。个**张扬,独树一帜,信息量大,实用**强,****面广,发行遍及全国

  孙锦泉,男,1955年1月11日出生,原系江苏省太仓市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曾任****太仓市委常委,江苏省太仓开发区管委会主任。2014年12月30日,江苏省苏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孙锦泉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向苏州市中级人民**院提起公诉。2016年7月22日,苏州市中级人民**院作出(2015)苏中刑二初字00001号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孙锦泉犯受贿罪有期徒刑十二年,犯滥用职权罪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二百万元。孙锦泉不服,提出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院公开审理此案后,于2017年5月27日作出(2016)苏刑终233号刑事裁定书,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孙锦泉表示不服,由其家属从浙江杭州聘请浙江海浩律师事务所余亚亮律师提担任孙锦泉刑事申诉阶段的委托****人。余律师在介入孙锦泉申诉****后,依**去监狱会见了当事人孙锦泉,审查了孙锦泉****相关案卷材料后发现,一、二审刑事判决和裁定在认定孙锦泉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存在如下认定事实不清的错误。

  一、关于受贿罪部分存在认定事实不清,主要错误在于,把普通的企业与个人之间因投资产生的经济债务关系,定**为索贿收取他人钱财的刑事受贿****行为。一审判决就认定孙锦泉受贿罪部分,存在认定主要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二审疏于审查,错误维持,谨请再审**院依**纠错。

  应当纠错有以下认定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方面的问题有:

  (一)一审判决在认定孙锦泉所谓索贿收取杨、吴两人上述400万元钱财,在定**上存在臆断**的错误。涉及杨某的300万元与吴某的100万元(合计400万元)因****悉数转入叶某的个人账户,不应认定为孙锦泉受贿****事实,应予以纠错剔除。

  周所众知,凡对于企业和个人间因发生三角债务经济借款关系,审判机关是不应主动介入且在刑事审判决范畴内,作为****主要事实来认定的。这也是以往鉴于我国审判机关在司**审判实践中,均普遍遵守的一个惯例与**则。尤其是,一审**院明知公诉机关指控孙锦泉受贿金额这其中的400万元,属于企业与个人间的三角经济借款债务关系,所发生的原因为:

  其一,是基于杨从原王某投资中已获利300多万元,杨又自愿同意汇入孙锦泉胞弟孙锦发的个人帐户,然后,再由孙锦发将该笔300万元转入叶某的个人财户,以弥补帮助叶在投资王某处的巨亏困境;

  其二,基于吴某得知王某尚欠孙锦泉胞弟孙锦发100万元无**归还的清况下,自愿将100万元汇入孙锦发的个人帐户,孙锦发后又将该笔100万元转入叶某的个人账户。由此,杨和吴两人汇入孙锦发的这400万元,****,都由孙锦发转汇入叶某的个人帐户。故本案的受益人既不是孙锦泉,也不是孙锦发,而是叶某。在此期间,孙锦泉只是充当了介绍人角色,与叶更不存在任何经济利益上的关系。而且,前后孙锦泉也分文未收受过他人的钱财。而其胞弟孙锦发最后在王某310万元的借款****因王无**归还而造成其巨大的经济损失。

  因此可见,这些原本属于企业与个人间所发生的一件普通的经济借款债务关系,况且,最后又丝毫未造成国家和****公共利益损失。这一审判决认定孙锦泉索贿收取他人上述400万元钱财,显然是属于严重的认定事实不清。

  (二)一审判决认定的所谓孙锦泉以免除债务名义向杨某索贿300万的事实认定不清,有悖我国目前化解企业与个人因发生经济借款债务关系,通常所应遵循的刑事审判不干预原则。

  具体客观事实为:2005年,原太仓xx乡政府驾驶员王某找到孙锦泉,称其经营媒炭生意急需资金,可以高达36%的年息回馈,希望孙锦泉代为引介。孙锦泉随将苏州xxx鞋业和xxx鞋业**定代表人杨某介绍给王某,此后王某从杨某处借得资金1000余万元,而杨某也从中获得了300多万元的利息。其后,孙锦泉胞弟孙锦发也先后筹资500万元转借给王某,并且孙锦泉又介绍叶某给王某,王某随后从叶某处借得400万元。2007年初,王某因资金链断裂难以还本付息,无**偿还孙锦发借款中的310万元和叶某的400万元借款。孙锦泉自认介绍王某的初衷是希望帮助大家一起赚钱。孰料叶某现血本无归,心生愧意,考虑到杨某在此次借款活动中收获颇丰(且王某归还杨某的本金中有200余万元来自叶某的个人转账借款),遂找杨商量,希望其能够以本次利息收益弥补叶某的损失,杨某表示同意,孙锦泉遂关照孙锦发办理此事。2007年4月,杨某分别将100万、50万元****交给孙锦发,同年5月31日,杨某又以xx****名义通过中国银行转账支票向孙锦发转账150万元。前后合计人民**300万。同年6月4日、12日和21日,孙锦发先后通过电汇分别将三笔100万元汇入叶某账户(中行上海长宁支行账户:4563510800014034259),累计300万元。

  (三)一审判决认定的所谓孙锦泉以免除债务形式向吴某索贿100万元的事实认定不清,也有悖我国目前化解企业与个人因发生经济借款债务关系,通常所应遵循的刑事审判不干预原则。

  具体客观事实如下:2007年6月,吴某得知王某尚欠孙锦发300多万元未还,找到作为老领导的孙锦泉,主动提出将王某抵押给自己的世纪苑房产一套及本田3.0车子一辆变卖所得先行用于归还王某欠孙锦发的借款。后吴某将前述房产及车辆变现,由王某亲自将变卖所得100万元****交给孙锦发,用于偿还其所欠债务。孙锦发则于同年6月28日第四次通过电汇将该笔100万元汇入叶某的前述账户。至此,孙锦发共计四次向叶某的中行上海长宁支行账户转帐累计400万元,全数弥补了叶某在王某处的借款损失,而孙锦发在王某处的310 万元借款则并未获得实际偿还(有孙锦发与王某于2007 年6月18日签署的还款协议书为证)。

  综上,一审判决认定的上述两所谓索贿****事实,实际上是孙锦泉协调杨某和吴某弥补叶某在王某处的400万元借款损失。虽然孙锦泉在协调过程**谀持殖潭壬弦怖昧俗约褐叭ɑ蛘叩匚恍纬傻谋憷跫5牵钅持栽敢饷植挂赌车300万元,主要是基于其曾经因为孙锦泉的先前引介以及本息顺利归还斡旋而从王某处获得300万元的高额利息回报。而吴某又愿意替代王某归还叶某,也有基于与孙锦泉之间的旧部关系。更为实质的问题是:

  根据我国刑**规定,认定行为人构成受贿罪要求必须具有非**占有****财物的主观目的,而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本案中孙锦泉及其胞弟孙锦发并未****占有该400万元钱财,而是将该400万元用于弥补叶某在王某处的借款损失。孙锦泉的行为目的是基于对朋友的善意和因引介引发朋友资金损失的愧意,而并无非**占有该400万元的主观故意。并且,在案证据也不能证明孙锦泉及其胞弟孙锦发与叶某之间存在任何债权债务关系等经济利益关系或者不正当男女关系等特定关系,叶某事后也并未给予孙锦泉任何好处。因此,同样不能证明孙锦泉存在与他人的共同受贿关系,一审判决将该两节事实认定为受贿****事实显然是属于事实认定上的严重错误。二审疏于审查,维持一审认定,均属于对本案主要事实认定上的错误。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